由世健联、康盟邦、时代基因、闻康集团主办的2017大健康产业峰会,12月24日下午在北京大红门国际会展中心揭幕。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人才中心主任黄晖在开幕主题演讲中透露中医药法即将出台,全国人大第三次审议通过了,预计2017年1月20日中医药法出台。这是国家层面的首部规范中医、中药的法律。黄晖结合自己的一些思考,深入浅出的解读赢得了现场的阵阵掌声。以下是演讲实录(略有删改):

 

 

非常有幸受闻康集团、还有我们中国健康管理协会邀请参加2017大健康产业峰会。因为推进中医健康管理师的培训这个项目,我也初次结识了我们世健联以及在座的各位朋友。来之前闻康集团的郑早明老总就反复叮嘱我说讲几句,我说我上去讲什么呢?所以我一坐在那里,我这个神经很严肃,我一直在琢磨我上去讲什么。其实刚才错过了大家很多精彩的东西,我眼睛是往上看,但是我脑子在琢磨事呢。

 

为什么美国非常想改医疗,但它搞不了?

 

我就在想,就是现在你看这几年大家都能够感受到这个变化特别大,尤其十八大以来这个变化,大家都能感受到反腐,也能感受到我们中医药健康司也在同步推进。从2009年国家出台医改,出台扶持中药发展意见,到了2013年就开始出台促进中医药发展,中医药发展的规划。那么今年,你看又出台了健康中国2030,尤其是中医药法即将出台,全国人大第三次审议通过了,预计1月20日中药法即将出台。可以说中医药的机会的确来了,健康事业的机会也的确来了,但是机遇与挑战总是并存的,我们一直就在思考一个问题,一个方面要医改,一个方面要促进健康服务业,那么这个健康服务业是什么东西呢?大家都在搞健康,可能大家的体会比我深,健康到底是什么?我们怎么才能说把这个健康事业做好?

 

其实我在想,健康是个很含糊的概念,但是有一点,我认为健康是个目标,是个方向,为什么要搞医改?医改一系列的政策出台,什么多点职业,限制公立医院发展,医保定点资格审查取消等。现在中药法出台以后,甚至就可以在家里看病了,最高法院解释非法医疗曾讲过这个。为什么要医改?我想有几个数据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下,当然就在刚才讲了,我也不是说想讲多久就讲多久,我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大家放心,不会耽误大家吃饭。大家可能都了解美国的医疗,它的支出占GDP的18%,这是什么概念呢?GDP大家都知道是生产总值,生产总值要拿出18%来用于医疗,就生产总值有没有18%的利润咱们都不好说,可是要拿出18%来用于医疗,那么这个美国的有些智库就提出来了,说你这个国家要不了几十年,你就会被高昂的医疗支出拖垮的。所以美国非常想改医疗,也非常想搞医改,但它搞不了。那么我们中国也在步其后尘,要是按这种倍增的速度走下去的话,我们目前医疗指数只占GDP的5%,如果要达到18%那还了得?我们人口密度十三亿人呢。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呢?就是花这么多钱,越花越多,医疗机构越做越庞大,设备越来越先进,药品越开发越多,但是病越看越难,越看越贵,越看越多,医患纠纷越来越复杂,这个谁也受不了。

 

为什么要提出“健康中国”,不能是“疾病中国”规划?

 

于是出现了什么?老百姓怪医院,医院怪国家出钱少,国家怪谁呢?国家怪病太多了,那这病为什么会这么多呢?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一直不明白。从微信上面有记者采访中国疾控中心的领导,说中国现在有两亿多高血压,一亿多糖尿病,如果再加上癌症,再加上感染性疾病,肠胃道疾病,女性的一些疾病,慢性传染病等等,全国人民都是病人,这不得了!这弄得我们,再这么走下去成了病人中国!疾病中国!

 

所以要提出健康中国,不能是疾病中国。那么健康怎么走?其实现在我们在局里开会的时候也讨论说,我们现在搞健康服务业,什么叫健康服务业?健康服务业跟医疗有什么区别呢?那这个管医生的就说,是啊,我们怎么来限定他是搞医疗呢?我们局领导就讲话了,说你刮痧,你在医院刮痧,那就叫治疗,你在养生馆刮痧那就叫保健,就这么简单。你在饭馆吃饭你是正常人,你到医院去吃饭,医生都叫你病人,就这个区别。所以我就说健康是个方向,是个因果关系,你要输入疾病的因就会得到疾病的果,你要输入健康的因,就会得到健康的果。我看今天在座的搞健康的,身体都非常棒,这是搞健康的结果。所以这是我个人对一方面医改,一方面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个人的解读,一些心得。

 

为什么国家卫生法还没出台,中医药法率先出来了?

 

第二个我想跟大家分享,就是为什么要大力促进中医药发展?现在卫生法还没出台呢,中医药法率先出来了。这个国家领导人一直都跟中医站队,是因为我们中医干得好吗?这个结果是我们自己干出来的吗?还是什么原因呢?如果是我们自己干出来的,那我们就知道我们哪一些干得好,我们继续干什么下去啊!我不这么认为,你看我们主流的中医药,都西化了,这个中医院现在要是离开西医的话,那可能没有几家能开得下去了。为什么会西化?我了解的话是什么?西医挣钱,中医不挣钱。西医为什么挣钱呢?我们中医学的领导经常讲,说全世界,我们这个王部长带了两个机构做领导,都是全球独一无二的,一个卫生委,一个计生局,全球只有中国有这个机构啊,中医药发展没有国际可借鉴啊,其他的行业都可以拉国际上先进的、成功的引进来就可以啊。所以我们就开始研究,就说我们中医为什么不挣钱?大家不爱用?连自己中医院都爱用别人的,因为医院就是西医的模式啊,所以这个模式就是西医的,它不是你中医的,你肯定西化了。我就在研究这个西医它是怎么挣钱的,它怎么做好营销的?

 

十九世纪以前,人们是不刷牙的,我们跟哺乳动物是一样的,都不刷牙。因为有一个企业发明了一款产品叫白树的(音译)牙膏,老板就说这怎么能把它推销出去呢?他当时找了一位营销大师叫霍金斯,霍金斯就绞尽脑汁琢磨,这个太专业了,怎么才能让大家接受这个产品呢?最后他终于想明白了,他想到了营销里面最重要的法则,就是建立暗示和奖赏的机制,它在营销当中能发挥巨大的作用。这个暗示,你看你拿舌头舔舔你的牙齿,就会发现一层牙垢,这层牙垢又难看又会长蛀牙。他再找一些演员,那个牙是长得特别白净好看的,嘴一笑,你看他们多漂亮?他们都在刷牙,白树的(音译)赶走牙膏,暗示+奖赏建立起了这种营销。那么现在这个牙膏当初不单是风靡欧美,而且改变了人们的习惯,来自全球,现在变成我们每天都必须的一件,日常生活必须的,一件事情了,这多厉害?创造新习惯,这个营销法则乃至于现在我们已经发展到沉浸营销,让顾客中毒,离不开你,它现在已经成为很多行业市场的一条最基本的,最重要的法则。

 

我们医疗行业都是这样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我们就来看看我们现在的医疗,指标到底有多大的价值,血压本身不值钱,但是它跟中风一联系起来就值钱了。你血压高了也会得中风,会得心肌梗塞,奖赏你用降压药,血压降下来了,但其实降压跟得不得中风没有关系,我们获得的就是指标上面的变化。你吃什么东西你也会变化的,你肚子饿了随便吃点儿什么东西,喝完水它都会有饱胀感的,能不变化吗?行政医学发现,调查发现,常年用降压药不得中风的受益率1%,也就一百个人里面可能有一个人会受益。像血压血糖这都是生命基本的一个特征,但是没有哪个医生敢说你把血糖降好了,你就准保不得并发症的,没有!这样的一些误区,我们的一些考虑,一种心得。但是这个营销法则我们不能够,我们中医的价值体系,这个没有价值体系,我们中医没有价值体系,我们中医剩下来的就是找老中医,不会找年轻中医,老中医的价值在哪里?你说一百块钱,两百块钱,挂号费,老中医开了药以后再剩下的价值就是什么?就是药了,要钱了,那西医人家可以做到,我们中医那是说,对我们这个中医,这个保护,药品不取消,药品仍然保存这个加成。所以我就说价值体系的构建,我们如何来构建,这也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我们忙活半天,只要西医一句话就可以把我们打倒,我们话语权,老百姓看病都看指标了,已经不看病了,看的是肚子胀,他不说胀,是萎缩性胃炎,但是你去分析疾病的话,每一个疾病不会有错的,你去查,每一个疾病它都是这种模式下来的,A是B,B是C,C是D,一直无限,谁也说不清楚了。这个肚子胀是萎缩性胃炎,我不知道这些学者怎么弄出来的。你拿任何一个病去这么跑,全都是这个逻辑。

 

为什么中医药合作列为金砖五国会议重要议程?

 

我们就在讲中医的,还有一个是什么问题呢?就是最近复杂科学体系的兴起,复杂科学体系,生命是复杂科学,它是涌现出来的,是自主,是自适应,自调节这么个过程,涌现是什么呢?你看那个爬虫,吃着吃着到了秋天他不吃了,他为什么不吃?是吃出了秋天的味道,还是生物钟的原因?谁也不知道,他开始吐丝,把自己包裹了,来年的春天出来那是一只蛾子出来了,不是虫子,这是涌现出来的,那不是一点一点合成,一点一点制造出来的。那个鸡蛋通过温度的初始化,它就有头有脚,有毛,是涌现出来的。那牛吃草,它同样创造蛋白质,它创造血液,创造牛奶。我们说这个黄豆,你把它捏在瓶子里面是黄豆,你可以检查它的成分,什么蛋白质,什么油脂,什么糖分,什么淀粉,你把它埋在土里面去了,它长出了豆芽,你捏一捏它是水,没有脂肪,没有淀粉,你再长出枝叶来了,开出花来了,它的成分,它的形态,它的颜色都不一样,但是你不会说它不是黄豆,它仍然保持它的特征,你不会说这是花生,你要闻它的味儿也不会说这是花生味儿,是绿豆味儿,它都是自主,是自适应的,涌现的这样的复杂体系,它是个整体的。就跟你喜欢一个女孩,你不会说我光喜欢她的手,我不喜欢她的脚,你要喜欢,你要跟她接吻也不是说光嘴上有感觉,全身都有感觉。你恨一个人也一样的,本身你跟他感觉很好了,突然想一个念想,说这是真的吗?一个念想,这只是在你老婆这里面,它就会得出愚蠢的结果,你恨他的时候,你也不是光恨他的眼睛,光恨他的嘴巴,你也是全部都恨了,你甚至偶尔碰一下皮肤那触感都不一样的。

 

所以整体观跟天地同而为一,这样的一个思想,就跟鱼在水里面,鱼离不开水,但是鱼能不能感受到水呢?我们人能不能感受大气呢?我们跟大气是为一体的,就这样的东西我们不能丢,我们不能把天地丢了,中医是这样的一门学科,国际上开始重视了。我们的高层领导看出问题来了,这次金砖五国一个重要的议程就是,中医药合作列为金砖五国会议议程,那是过去不敢想的,哪有领导出去说我们合作中医药,想都不敢想。为什么呢?为什么习总书记,克强总理出去都说我们合作中医药?哪一个国家的领导都头疼这个医保,这个医疗负担。现在总理工作报告里面,用中国式的方式来进行,就来破解医改这个世界性的难题。中国式的方式是什么?要发挥中医药在医改当中的积极作用,那么于是中医成了国家战略,跟各个国家深入合作。我到俄罗斯去的时候,俄罗斯大使馆就讲,说我们跟俄罗斯现在关系很好,要加强合作,你只有深度合作了,关系才会越来越紧密,如果没有深度的合作,说受影响就受影响了。所以我就说,我也不知道完没完成郑总交代的任务,总而言之,我相信刚才听了两位老总的发言我非常感慨,他们确实是用心在做这件事情。我就想只要用心,当然用心的前提是你得了解,你得喜欢,你就认准了。随着对我们中医药深度的了解、认识,我相信只要你用心,只要你去努力,一定会做出好的成效。一定会把我们这门几千年的中医药事业在现在按习总书记所讲的,天时地利人和,这样一个大好环境下,能够把中医药发扬好,开发好,利用好,谢谢大家。